DE   EN   中文   العربية   

“勒柯布西耶先生会乘坐4月15日去印度的法国航空682航班,期间14点05至21点10分会在苏黎世转机。他将非常乐意在机场和您会面。”J.Heilbuth秘书留言道。
1960年4月15日苏黎世晴空万里,我满心期待能和勒柯布西耶先生会面,即便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。那时,人们还可以直接从停机坪步行到飞机处的时代,我们在停机坪上见面了。当勒柯布西耶先生走出机舱,我们正如摄影师所捕捉到的瞬间,热情的握手问候,勒柯布西耶先生脸上露出一场灿烂的笑容。之后我驾驶回苏黎世湖边的公园时,即使我们只能有几个小时的会面时间。那时我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,很难解释怎么会发生。这个突然的想法驱使我前往湖边散步并准备向勒柯布西耶先生提议。在短暂散步后,勒柯布西耶先生突然问我:“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散步?”“先生,我想在这个公园里建立一座您的博物馆。”“你确定能在这个公园里建楼吗?”稍作思考后,他又说:“不,我不想再为瑞士人做任何事,他们对我从不友善。”在这个特别的时候,我做出了一个重要并正确的回应:“先生,由我个人角度我不会为瑞士人投100瑞郎。当我还只有14岁的时候就想离开瑞士。但是我清楚的知道,只有您才能在瑞士做这么一个非瑞士化项目,而这一切将会超越国界。”我充满信心和斗志的回答说服了他,他用充满热情和愉快的声音回答道:“是的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我们要证明给瑞士人看!”
勒柯布西耶曾在我的“阁楼”画廊办过多次画展,但我从未曾尝试举办他的雕塑展,为此他有些恼火。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需要完全信服一个作品才能去展示和销售他们。在最开始两年,我找不到理解这些雕塑作品的方式,我需要接触更多的时间和数量的雕塑。突然有一天,他对我说:“韦伯女士,约瑟夫维萨因为无法售出我的雕塑作品而发生了财政危机。”他希望我能够专注于销售它们。仅仅两天,他雕塑作品的美丽和复杂性向我敞开,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经历。我立刻组织了一场完全属于他雕塑的展览,这一切令人满足,同时也帮助了他的朋友约瑟夫维萨。所以我完全奉献了自己的销售业绩。作为一名室内设计师,我曾经为两个爱好艺术的实业家设计装饰过两栋房子。我令他们对雕塑作品产生兴趣,并感恩能从一人买了一个作品回去。我很乐意将一大笔款项转给勒柯布西耶,并且让他能第一时间支付给约瑟夫维纳。我还提前支付了所有勒柯布西耶-萨维纳雕塑展所需要的雕塑。由于只有两位收藏者,我现在非常愉快的成了勒柯布西耶木质雕塑作品的主要收藏者
之后在勒柯布西耶在我的“阁楼”画廊举办展览之后,参观者经常会问我:“勒柯布西耶从事了多少艺术工作?”在我提到这个反复出现的参观者问题后,勒柯布西耶思考了一会儿,慢慢走到他的工作台上,聚精会神的用鹅毛笔写到:“这不仅仅是雕塑,绘画,建筑,一切都是表达诗歌的具象形式。”我自豪的珍藏了这张富有表现力的手写稿。